两面

从背包里艰难地翻出两张背面空白的A4纸,想写些最近的感受,一看正是上次打印备份的写给CUHK的PS,顿时哑然。
在纸的一面,我在努力地陈述着我有多么优秀、我对建筑与CUHK有多么热爱,我有几百条理由让CUHK接纳我成为它的一员;可在纸的这另一面,我想写的却是,我希望CUHK与HKU都不要接受我才好,我才能不需选择,昂头挺胸地毅然决然地再次穿上那身军装。

纸的那一面,我写的并非完全谎言,我向来不屑用谎言去得到或者掩饰什么。可也有夸大,只有些许的时候,为数不多的时候,我才能够感受到建筑带来的乐趣。更多的时候,我想我只是在机械地做着一份工,仅此而已。现时已并无抵触可言,却也难言快乐,看起来这条路可以一帆风顺,可我却总看到绝望、迷茫,不知道在这条路上这一辈子到底要干些什么、追求些什么。难道就那样机械地工作并忙碌着换来一堆我不需要的不感兴趣的东西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纸的这一面,写着写着,我也不知道再该怎样来"控诉",所有人都在劝诫我:如果回部队,你毫无优势可言,你很有可能会死得很惨,你会发现与你想象的完全不同,你一定不要回来。可我总是不能完全认同,我觉得凡事努力都有希望,如果努力过了还得不到想要的结果,那也不枉活一世了吧?这仍然比在一条你不知道该如何努力的路上,麻木一世来得有意义了吧?努力过的"失败"与麻木重复地过着别人仰慕的日子,到底我该怎么走?
我并不喜欢过度自由,如同这路一样,百般选择却也无从选择。
可是,我也知道部队并不是那么完美,如果回去,那就意味着进入另一个层次的世界努力,显然从人生的高度来看,与CUHK和HKU无法同日而语,这也显然是人生的一大遗憾,我也想多学多看多了解,多知晓一些人类发展的文明成果,不枉白活一遭。

纸的两面,记录着两个故事、两种人生、两副面孔,两个我。我不知道哪一个我才是我该成为的我。

在SZ的日子,无甚特别,而在CS的日子,再次短暂见到久违的老友,大家都在不断地往前走着:GG要分去新疆还是西安了,ZS还是跟亲兄弟一般,什么都可以说可以聊可以探讨,PG还是那样fashion,不过是在政府里fashion,TT还是那样淡然、坦荡与实诚。还有一个,心中纵然隐痛,也要表现豁达与努力遗忘。

这几天的各种酒,喝到位了,很久没有这样放开了喝过,只有在他们这帮老友面前,难以割舍的兄弟、战友面前,才能这样放怀大笑、放口大喝,喝倒了可以吐可以睡可以借着酒劲儿毫无顾忌地说最心底的秘密,可以半夜醒来点根烟儿继续聊曾经的妹子、聊现时的工作与未来的理想。当面对久了一帮沉溺于我不喜欢的生活中的人,重新遇见这些兄弟,才让我想起:要有激情、要有斗志、要有勇气去面对困难,创造奇迹!也让我想起,正是因为回部队有困难、有危险、也有希望,我才如此不甘,还想要试试,哪怕是失败?其实,又哪里有所谓的"失败"呢?没钱不是失败,转业不是失败,清贫度日不是失败,努力活过的人生、与困难勇敢作斗争的人生永远不算失败!相反,丰盛物质供养下的麻木度日,兴许才不当算是成功。

曾经问过几个人:你有没有特别想过的生活 比如当动物饲养员、比如当拳击教练,或者也可以是职业经理人之类,却总是无法去实现,而觉得特别遗憾终生?他们答复我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可我想,我有,不去做,我不甘心。我的要求并无太高,我只想去做一份我喜欢并且热爱的事业、一生无憾而已。

写着写着,大致有些清晰了。大家都好好努力吧,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