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头不高、其貌不扬

“个头不高、其貌不扬”,这是JFJ报对我的第一句描述,朴实亦不失贴切,从来我都不是一个站在人群中可以闪闪发光、吸引别人注意的人,我也不希望如此,只想踏踏实实地去做事,做好了,自然有人尊重我。

遥想当年在部队的时候,如果能够上JFJ报,那估计是全站都要震惊了吧,可是世界就是这么奇妙,阴差阳错,回来这么久以后,却又偏偏被写了上去,虽然也仅仅那么数百字,这已无关紧要。

说起这些,就不得不想起了很多别的,早些时候的某一天,ZS同志还无比兴奋地告诉我,他写的稿子就要登上JFJ报了!我特意在网上看了电子版,着实为他感到高兴!JFJ报只是一个载体,不管它是军报,党报还是国报,它也仅仅是一份报纸而已。但是承载的却是一个年轻人当年不敢妄想的被写上报纸表彰的梦想,和另一个年轻人正在执着追求着的不断有文字写上报纸被发表的梦想。这是一个关于年轻人梦想的有趣的小故事。

说实话,我并没有觉得我有多优秀,身边那么多去哈佛去MIT的人,那么多竞赛拿奖的人,我算得上什么?从部队回来的,就更不必说有多少优秀的人物了。如果我还觉得自己也多牛,那真是会贻笑大方了。但是,这些年来也一直在不断修正自己,从最原初的理想主义到最彻底的务实主义,这条路的每个阶段都有着很多困难,总是在寻找一个平衡:理想太过理想,便成了幼稚;追求太过务实,便成了平庸。于是,在经历了这两个极端以后,我开始重新审视理想到底是什么。

年轻人最伟大的地方就是他们有理想,有追求。现在想来,这句话的确正确,我的亲身经历正在告诉我,务实并不等同平庸,哪怕是幼稚的理想,又何妨呢?年轻人谁都要有那么五年、十年心怀远大的时候,即便之后回过头来看是多么幼稚不堪,也仍然有必要,不然只会埋下一辈子的遗憾。我想,这才是对待理想的正确态度。

毕业设计虽然已经做完了,但是为了竞赛答辩还要继续深化。这次毕设学到了很多很多,也拿到了建筑学五年最沉重、竞争最激烈的一个“优秀”,对于我这种造诣颇浅的人来说,已经是极大的鼓励了。而毕业,对我来说也不是一件多么值得动容的事情了,是一个故事的结束,与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走过的每一年,每一段路程,其实都是在争一口气:最开始做学生时,不想让大人们总把自己当小孩;当兵时,不想让其他人说“你们这些大学生就是吃不了苦”;回来同济以后,不想让他们认为部队回来的人比他们差,任何方面;毕业以后,我也不想让人看到同济的学生“不过如此”。这样的生活虽然很累,但是也很快乐,因为我没有给任何一个帮助爱护过我的人丢脸;也因为,作为一个年轻人,我赢得了应有的尊重。

一辈子也即是如此,有时就是为了争一口气,争一份起码的尊重。而荣誉、财富、地位一类,你在意了,就会让你痛苦;你不在意,才能踏实地做好自己,无意间亦得到应有的收获,这才是人生应有的境界。在我看来,这些荣誉,倒不如战友的一杯酒,师长领导们的一段箴言,可以让我走得更远,更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