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设计这八年1为什么要转专业[转自豆瓣]

学设计这八年1为什么要转专业

2012-12-09 12:45:40

在加拿大的景观建筑学master毕业已经半年,趁现在还有大把时间,回顾和总结一下学设计八年的经历和体会。一方面给自己的学生阶段一个交待,另外希望我的记录作为设计教育的一个案例,引发一些交流和讨论。文章会侧重分析下出国后在设计上的感悟,包括对本科学习的回溯,对加拿大研究生阶段的感想,兼谈在加国扯蛋的生活。具体分为四个部分:为什么要转专业 ,加拿大(北美)的景观教学,设计上的个人成长,语言学习和社交。

先抛第一篇

 

为什么要转专业

 

我在国内老八校之一学了五年建筑。当时学院的课程和大多数国内院校一样,采用的是基本源自鲍扎的教学体系,具体表现为图面建筑+结果至上+类型式教学。图面建筑即过分偏重美术训练和平面构图,对二维层图纸表现的强调贯穿了建筑设计的整个过程。结果至上是大多数studio都指向一个饱满的成果,但对过程控制没有太多的要求,或者很多老师也不懂得怎么去控制。类型式教学就是从小尺度的茶室到超大尺度的城市设计全部过一遍,其中的一个重要教学目的竟然是让学生对每种类型建筑的规范都熟稔于心。这种训练的好处是学生的建筑具体操作的基本功都很扎实,快题尤其得心应手,参加工作也能很快上手。所以当时学院开会几个院领导挂在嘴边的永远是“我们学院出来的同学设计院最喜欢,因为根本不用培训”。但是这种教学的弊端同样明显。看重图面效果的设计自有其存在的理由,也是很多建筑师糊口的基本功,但这只是设计的一个思路。对材质,结构,光线的涉及,以及我个人一直比较感兴趣的从历史社会的语境以及人的行为需求切入的方向,在本科的studio中很难得到相关资源,更不要提现在比较受推崇的ETH那一套操作方式。结果至上的结果就是前期调研和中期概念生成基本被忽略,如果你有一个花哨的设计成果,一个漂亮的对于前期中期的口头介绍(基本也是忽悠),那么大多数评图的人都会对你啧啧赞叹。这种情况下,很多建筑设计的逻辑是很有问题的,设计本身完全沦为形式炫技和工作量的比拼。最后一点类型式教学,很多建筑学者已有讨论,最主要的后果也是批量产生后劲堪忧的设计匠人。当然这些现象的存在也是因为有相应的需求。国内设计院和商业建筑设计恰恰需要这类实干型人才,很多同学也在大三开始就不停的接私活,也就没人深思这种教育模式其后的问题和改革的可能性。

 

在当时的课程训练下,我个人一直比较困惑。主要是针对设计怎么做,为什么这样做,设计方法后的风格发展和理论背景是什么,学院的教学并不能给我一个清楚的交代。当时的学生也分为几拨:有一些是机灵聪明,形式操作能力也比较突出,很快成为了每个年级的佼佼者,他们脱颖而出的速度连他们自己也有点惊讶,因为私下交流他们也很难具体说为什么设计要这样做,更多是凭着一种直觉在摸索。而这类同学的共性就是以前有较强的美术背景,或在早年有过建筑相关的训练。第二类是比较勤奋踏实的,以女生居多。最后图纸体现出来的工作量和认真态度往往让人侧面,但是作品的趣味性和创造性方面往往不是她们的强项。第三类就是带有强烈理工科气质的广大男生群体。五年建筑训练对他们来说,上半段是纠结于设计和高中数理化的差异性,下半段是在各类私活中早早的实践。虽然成不了大师,但是毕业后以“王工”“李工” “张工”相互称呼的感觉也不错. 还有一类是当时每个年级或多或少都会有的一些剑走偏锋的人。他们有点想法,有点争议,想做点不一样的建筑,但困于资源的缺乏(当时豆瓣还没有这么多老师的博客和建筑交流的气氛),只能对着国外资料照猫画虎或是对着蹩脚翻译过来的理论书籍寻找灵感。少数人有一鸣惊人的时刻,大多数都在评图上死的很惨。出国以后,看到豆瓣上笔记人老师等等的文章,对着图书馆花样繁多的英文原著,才觉得当时的同学们走了好多弯路。我自己虽然转向了景观,但是因为国内的建筑学习并没有解答我的很多疑惑,特别是设计背后的系统性框架,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是在借用这些网络资源和手上的原著补齐本科时候欠缺的设计认知和知识结构。

 

为什么要在研究生阶段转向景观呢?首先是源于对城市空间的关注。在大四的时候,我给自己下了一个大概的结论,觉得自己在做单体建筑上缺乏悟性,但现在看来,这个结论可能下的太早,更可能是我不是很太适应本科学校那一种风格的建筑训练方式。 同时我发现了自己对于户外环境和公共空间的兴趣。这种倾向一方面是在设计课程上表现为对街道,广场,绿地等建筑之间空间的关注,另一方面是大二时候我对《交往与空间》,《街道美学》,《外部空间设计》三本书的痴迷。他们完成了我最初对于城市空间设计的启蒙,也让我在困惑不已的图面建筑设计之外,找到了一个摸得着看得见的学习框架,有信心沿着他们去逐步建立自己的思维系统。接下来我对从人文社会科学方面理解和剖析城市产生了强烈的兴趣,我希望能在设计的初期建立一套基地在历史,文化,地理以及社会学角度的数据,再结合使用者的心理需求和对多样化经历的期待,自然导出设计的成果。在当时的条件下,这种想法在学院形式操作盛行的建筑studio上几乎不能实现,于是我把目光投向了城市设计。大四和毕业设计,我先后选择了两个城市设计的studio,虽然仍然很难摆脱建筑形式主导的趋势,虽然分析和研究仍然只是皮毛上的操作,但是我看到了自己的兴趣点在城市尺度上深入施展的可能性。特别是在毕业设计上受到了导师的很多鼓励。他本身城市学研究的学术背景给studio带来了很多人文社会学科方面的思考角度和操作方法,也让我对深入城市研究和设计这块领域有了更多的期待。

 

单论城市设计这个学科,它的地位其实是相当尴尬的。虽然号称衔接城市规划,建筑和景观建筑学的交叉学科,但是它并没有发展出来自己独立的学科结构和特色。好的城市设计却往往是由建筑师,景观师或者其团队完成。在职业教育方面,城市设计的复杂性和包容性使得其不适合刚刚本科毕业的学生涉足,而更多是为已有多年经验的建筑师或者景观师提供一个自我提升的机会,但是城市设计教育后没有相关license又使其更像一种短期培训。这些情况造成北美的Master of Urban Design大多沦为建筑学院的一个鸡肋项目。(现在为止也只看到GSD的Master of Architecture/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Urban Design是一个比较巧妙的解决办法)。后来在大五申请的时候,我把目光投向了景观建筑学。虽然当时大多数人对景观的理解还是做花园做广场给建筑师打下手的行业,但我知道国外亦有景观结合城市设计的方向,这种方向在大尺度的设计上往往能提供新的思路。在都市里的各种设计中,建筑充当的角色勇武有力,但也常常在处理地形,气候,水文,植被方面显得相当笨拙,而这些要素对于一个具有说服力的设计(哪怕是小型的场地)也是必不可少的。加上赶上玛莎舒瓦茨来学院讲座,看了她艺术+景观的设计思路后心潮澎湃。后来发现她的成功更多是可遇不可求的一种际遇,并不适合作为学习的对象。哪怕是当今的西方景观设计,玛莎的路子也是极稀罕的。

 

在确定了跨专业申请景观后,我开始了对学校信息的搜集。相比于沿海的建筑院校,当时的学院的出国风气并不盛行,并且去向较为单一,大多是流向荷兰和英国的研究生院。而看到去欧洲的都是霸气外露,作品酷炫的学长学姐,就觉得可能那里并不适合我的风格。后来看到加拿大一位留学回国的老师更强调理性和研究,就把申请的主要对象投向了加国。哪里像现在,网络上各个欧美学校的作品应有尽有,豆瓣上的相关介绍也很多,很容易提前调查把握自己的方向。而出国学习了就会发现方向的把握和对学院风格的提前了解实在太过重要。这么多年来,国外的建筑类学院早有各自侧重的专攻方向,一是研究好目的地的教学风格,而是了解自己的特质和倾向(后来发现,这个才是最难的,以后单独讲)。出国在其他方面是一种折腾,如果专业学习上也和学院对不上感觉,那就真的有点悲从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