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2)

在香港度过的第一个学期已经结束,勉勉强强算是通过。这个学期的工作学习与生活尤为紧张,紧张到怎样的程度?就是令我有一种在用生命换取知识的感觉。这几天有两位高中同学过深圳来玩,因为部队经历的关系,有更多共同的话题,也进行了一些讨论,记录下来留作日后回头反思。

关于竞争与进步

 

故事也许可以从一群在海外读书的学生说起,包括我自己在内,我认识的很多老师、同学都一致地认为,国外的研究生教育比本科生教育还要严格和辛苦,尤其我们专业。我联系较多的同学无一不是出在一种用生命在读书的状态,而我现在也慢慢地进入了这个状态。诚然,身体上的付出,是必不可少的。

 

ZS说,你何必这样呢,一定要注意身体,保持平衡,“何必让自己活得这么累呢”。这句话,成为了我与他讨论的一个起点。我以为,这样的话一般都是失败者给自己找的退缩的借口。是啊,是很累,但是真的有一个轻松不累但是又能取得进步的办法吗?我猜没有。来到香港,进入研究生阶段,其实专业上的进步也并不一定是最重要的,我以为无论是本科还是研究生,专业上的学习都未必是最重要的,尤其是研究生阶段,思考方式、看问题的方式、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更新才是最重要的。在香港的这些日子,我非常庆幸自己走出了原来自己所待的那个安稳的圈子,来到了一个优秀人才云集的氛围,只有当人走出来,走到更大更远的范围内,看到更多优秀的人才,方知自己之渺小。是的,现在的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渺小,看到自己与别人的差距,也正是这种差距让我不断地告诫自己(诚如网上那个段子):世界上最悲哀的是,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更加努力。所以我会不断地问自己,你和别人差那么多,你有什么资格比别人多睡、多玩、多休息?香港的同学,无一例外的都是工作狂,在课余甚至还要去公司干活,来赚一些自己的零花钱和学习上的费用。而我仅仅处理好学校的这一堆学习上的任务,就已经花了很大部分力气,再难有余力。这样的压力,让我真的很难有理由停下来,也正是在这样的压力推进下,我被逼得有了些许进步。

 

这样的竞争是必要的,也是有益的。足以见得一个平台、一个氛围对于一个人进步的重要性。ZS说不能太依赖平台和环境,还是要靠自己。可我以为,一个人的主观能动性毕竟是有限的,如果在一个大家都无所事事、不思进取的氛围中,我很难相信我能够坚持进步:首先,你没有动力;其次,你没有学习的榜样。所以我坚定地认为,一定要去竞争激烈的地方,一定要去有很多比自己优秀的人才的地方,只有这样,哪怕你在那个群体中未必是拔尖者,你也至少跟他们学到了很多,比原来的自己进步了很多,已经脱离了你原来所待的那个层次。

 

这于是也成了我第一次反思“回部队”想法的原由。从来都不乏人劝我不要回部队,可是我总觉得在部队我能够干些什么,而在建筑这件事情上,我从来都缺乏热情与动力。可是部队的现实是不容我改变的,现在的部队体制距离进入一个良性正轨仍然还有一段距离,我所指的是,人才的竞争强度远远低于地方,于是便造成了年轻干部想早点回来,才不至于被地方的竞争所抛弃;待久了的干部不愿回来,因为他们早已经失去了在地方竞争的能力。我也真的不愿意看到十年或者二十年后我从部队回来,已经被曾经的对手们远远地抛下(并非单指专业上,而是指整体的竞争力上),真不知道何时才能有大量的人才都愿意去到部队,为部队形成一个不弱于地方的人才竞争氛围。这也就留作再议罢。

 

在我看来,人是需要不断学习、不断进步的,只有这样,才不会被你周围的人抛弃,也只有这样,才能获得一种成就感和满足感,在为社会和国家做出了自己更大的贡献后实现自己的意义。在聊到“长沙”的时候,我和ZN都表达了一种类似的感觉:那里的氛围不好。也许有人要理解为我对湖南家乡的嫌弃,事实上对于一座城市,主观上我没有恶意去批判它。但是我却想指出,在香港、北京、上海、深圳、长沙这几座城市中,人们的生活状态、追求层次相差太多了。在香港、北京、上海,这些已经相对非常发达的城市中,人才的竞争强度是非常激烈的,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努力提升自我(暂且不管目的是什么),满大街的都是来自国外哈佛、麻省、耶鲁、普林斯顿以及国内清华、北大、复旦、交大、同济的学生,各种能够在这里留下多年的人都是非常优秀的精英,这种竞争强度可想而知。而深圳由于没有自己的高等教育资源,人才竞争相对较弱,也就使得深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跟北京上海相提并论,只是一个相对适合打工的城市而已,在其他大部分领域,都没特别的优势。我猜想,同样水平的一批毕业生,在上面几座城市工作几年以后,差距一定会显现出来,基本的影响因素就是这几座城市的人才竞争激烈强度,等同于他们最后的进步速度。而反观长沙以及武汉、成都等一批内陆城市,先天的没有资源优势,人才竞争强度远远落后,也就造成了人们更热衷于消费生命的价值,而不是去为生命创造价值。诚然,如果有人愿意就这样消费一辈子,像数数一般把自己一辈子去一天一天数过去,然后拿出一句“人何必让自己活得那么累”,也是一种选择,予以理解。而我的所有朋友们都会经常谈起,还好当年走出了湖南(湖北、河南、河北、甘肃……),让我们看到了更大的世界,看到了更多优秀的人才,看到了自己的渺小,才看到了自己的方向。如果仅仅是待在原来的地方,只会像井底之蛙,最终止步于此。

 

其实失败者与成功者的差别很大程度上真的在于态度,而不在于先天条件。这里的失败和成功是相对于每个人的,判断标准就是看你每年是否都比前一年有更大的进步,是不是永远在追求进步,是不是为这个社会做出了自己更大的贡献,而不在于每个人拥有的财富的绝对量有多少。我想,成功的人,或者说是那些拥有值得尊敬的人生的人,没有一个是轻松的。所谓的“随缘”也好,“随遇而安”也好,“何必让自己活得那么累”也好,都不过是失败者的借口罢了,至少对于五十岁前的人而言,这些只可能是借口。有人说现在部队里的干部干工作都没什么太大动力,回报的永远比付出少,每个月就那么几千块钱工资,谁会愿意去多干。其实,这也不过是失败者的一个借口而已,真正追求成功的人,哪怕不给工资也是要努力工作的,因为成功者永远追求的不是那个结果得到了多少,而是在这个过程中,自己进步了多少,实现了多少,付出了多少。

 

关于竞争与进步,就说这么些罢。成功者与失败者并不是通常意义“成功学”那种所指成为行业精英、拥有大量财富或者那些穷困潦倒的人。一个贫穷的科学家,也可以是一个成功的人,而一个靠卖地卖资源获得财富并且用财富满足个人私欲的人,则未必是一个成功的人。但我也相信,抱着寻求进步、追求实现人生意义的目的而做科研的科学家,不会贫穷,也不会买不起房买不起车上不了户口的,但是这些他已经早已不在乎,得到他应得的基本回报似乎并不是他关心的。所以,人是否还是应当将眼光放长远一些,不要着急于一些肤浅层面的问题?

 

关于自我反省

 

这个故事则需要从这几天再次提到的,与父亲的一次不愉快的谈话开始。一次,家父抱怨说在他去澳门期间移动给他开通了一项国际XX业务,回来后发现费用激涨了很多。我说,那肯定不是移动自动给你开通的,肯定是你自己申请的,对吧?他说对,但是移动给我报了一大串资费,我以为应该贵也贵不到哪儿去,他们也没说那么清楚,我就开了。于是我就说,那你也不用抱怨移动了,怪自己吧,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SB骗更SB的世界,如果被骗了,就不要去怪SB为什么要骗你,而是要反思自己为什么被骗了,下次如何不会被再骗。

 

也许这些理论有些强词夺理,但是我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虽然很累,但是我觉得也是最有建设性的:当出现问题的时候,抱怨环境、抱怨外界因素是没有用的,重点是找出解决办法,重点是反思自己的过错看看如何才能避免下次再错。小至移动公司的低劣的“欺骗”手法,大至国家各个方面的腐败黑幕,其实哪怕你不抱怨又有谁不知道呢?找出解决办法不才是更有建设性更有意义吗?面对移动,应该仔细地审视他们的所有内容,仔细地进行每一项操作;面对制度上的不完善、改革中的一些问题,唯一的选择就是接受它,然后再用自己毕生的精力去改变它。所有的抱怨都只能说明,你是个SB的弱者,再无意义,也只会让你被人嘲笑。

 

所以,遇到任何困难的时候,别再抱怨了,多找自己的原因,心中也就少了对于世界的不满。

 

关于父母之恩与家庭

 

聊到今后的打算,我说有可能还去美国,但是今后也未必会一直做建筑这一行。ZS说,那你这样太浪费了,浪费国家的教育资源,浪费父母对你的悉心培养。可是我并不这样认为,对于国家而言,其实我在哪个领域做,其实都是一样为国家和社会做贡献的,而我也一直坚信,如果只是想要成为一个专业技能人才,两三年的职业教育学校培养就足够了(比如英国的AA和中国的新东方),但是我们还花了那么多时间在大学、在研究生,我们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远远不是自己所掌握的专业技能,而是你个人层次的提升,你想问题的方法的改变,你的人生追求、价值观、世界观的更新,所有那些你向优秀人物学到的东西。所以,这样看来,哪怕我不做建筑这一行,也并不成为一种浪费,前面阶段学习给我的那些做人、做事的思路、方法和价值观,应用在哪里其实都是一样。

 

而对于父母,他们培养了我们这么多年,我十分感激。但是我想,作为父母培养子女,应该也不是想看到儿女最后把培养的费用再赚回来,如此肤浅。我说,如果我有孩子,我对他进行培养,哪怕他最后没有对我进行回报,而是把我对他的培养全部转化成了他对社会和国家的贡献,我也一定心满意足了。虽然这个培养的过程花费不小,包括时间和金钱,但是这些时间和金钱最终都是要回到社会的,或者是买成了房子车子、或者是吃掉了、享受掉了,与其这样,为何不让子女多看看世界,学多点东西最后把这些投入转化成对社会的回报和贡献呢?

 

再聊到家庭,进入现在这个阶段,很多家长都已经把结婚当作了一项布置给子女的任务让他们尽快完成,好让父母们放心。但是事实上,我想说,很多的中国家长其实都是从一个非常自私的角度出发考虑的,他们希望子女不要走远、不要去做太大的事情、不要娶一个外地媳妇然后从此不回来,他们希望子女早点传宗接代为他们带来一个孙子孙女(就像《咱们结婚吧》里面一样),他们不希望在他们的朋友圈里面没有面子。有时候,我觉得父母的确很可怜,我也会尽力地配合他们的要求,但是并不是所有时候都有兼容、平衡、两全之道。我感谢父母对我的养育之恩,但是我也希望我这一辈子不要白活,所以再怎样说,我都有自己的规划与追求,我都有自己的主见,父母如果真是为了我好,就应当支持儿女去实现他们正当的追求——也是社会对他的要求、赋予的义务和责任;而不是要求儿女马上去完成传宗接代的功能。奈何,父母的价值观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他们生活的圈子里,每天大家都在比的并不是谁的儿女更受人尊重,而是谁的儿女更有钱、更发达、更早生孩子成立小家庭。而事实上,我想做一个受到社会尊重、对这个社会能够做出最大贡献的人,而不是想去比那些。所以,也许当这种大的责任和要求与家庭里父母出于小的私心产生的要求一定要产生冲突的时候,我会不得不选择放弃小家成全大家的。而事实上尤其是对于男人而言,“男儿志在四方”与诸多前人为了“大家”牺牲“小家”的故事已经提供了参考,有时候,还是看远一点吧。

 

关于孤独与遗憾

 

走出湖南已经是很多年的时间了,包括我以及我姐、我的很多同学。偶尔回头看看,会发现就在时间的流逝中,不同的人留在了不同的地方寻找自己的生活。我对每个人的选择都绝对表示尊重,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有位同学是家里第一个走出那个省的,最后留在了大城市选择了一份公务员的工作,虽然可能留给他发挥的空间小了很多,但是他的抵抗风险的能力很小,他的家庭无法承担几乎任何风险,所以他只能这样选择。同样的情况存在于很多人身上,每个人有不同的家庭背景,也有不同的历史使命,也许他跟另外一个人看起来处在同一个时代,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的历史使命可能却差了一个时代。

 

但是显然这也不成为所有人的理由,仍然有一部分人是因为自己的懦弱、害怕、贪图享乐选择了退出竞争,这部分人才是我真正不齿的,也是无法得到人们尊重的。

 

和身边的朋友们交流时,都会发现,越走越觉得孤单。这其中的缘由便是,曾经一些很好的朋友们,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有了自己的选择,留在了不同的位置(并非物理上的),而不再能够一同并肩作战、奋斗,最后能够仍然站在一起的少之又少、寥寥无几。事实上,我是多么希望能够和他们一直并肩作战走下去,但是最终也只能理解他们的选择,然后变得慢慢、慢慢很无奈地无话可聊、交流得越来越没有营养,只能聊聊吃喝玩乐,只能聊聊家长里短,这些我不擅长的。然而,也只能遗憾与理解。

 

 

而关于竞争的这些想法,其实未必适合于每个人,于我,应该是因为我的自卑所致。很多人说我已经很好了,已经很不错了,事实上,大家看到的也只是表象,自己几斤几两只有自己知道,而且人们对自己的夸赞也只是非常表浅的而已,因为大家不熟悉各自的领域、不熟悉各自具体的情况,只有自己清楚自己到底是优秀还是平庸还是差劲,只有自己才能看到自己与优秀的人才还有多远的差距。而说到底,这也或者是一种自卑,一种我总是害怕有一天被人看不起的自卑,因为我不想落后、不想被大部分人超越、不想最后发现由于自己的懈怠而落后于曾经的对手们或者差于自己的那些人。而我想获得的,也绝对不是获得多少物质财富,而是在这个进步的过程中,自己付出了多少,为这个社会做出了多少,实现了多少,自己的专业能力、综合素养、人生境界又不断更新与完善了多少,只有这样才能最终得到大家的尊重。于是,这样会很累,但是这样的累也能让人安心和有成就感,而不是那句不负责任的逃避式的“何必让自己活得那么累”。

 

试着想想,现在的我们,和当年初中、高中或者大学前两年的时候相比,是不是已经进步了很多,除去专业技能不说,小至初中时那嘴里嚼着槟榔游街式的屌样到现在各种场合言行的注意、对别人的尊重,大至思想上、追求上、看待世界的方法上的彻底转变,如果我们还停留在自己原来的那个阶段,在长到三十岁的时候还在天天追求嚼个槟榔、喝个小酒、洗个脚打个牌,天天抱怨这个不赚钱那个不赚钱,天天想着怎么去偷奸耍滑、投机倒把赚点小钱、发点横财,是不是也挺遗憾呢?现在的情况仍然与初中高中时没有本质区别,自己还是非常渺小、还是非常无知、还是非常幼稚可笑,如果不寻求进步,就只会被留在社会和历史的背后。

 

而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我的已经毕业的同学中,很少听到有人抱怨说买不起房买不起车上不到户口,大家都能看到努力过后的希望。而我也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些事情,因为这些只是奋斗过程中的必然会产生的副产品而已。买不起房、落不了户口的永远都是在竞争中的弱者或者失败者,城市(诸如上海、北京、香港、深圳)并没有义务为你们提供永久留在这里的机会、更没有义务让你们在这里买得起房,所以不要去抱怨为何房价不降(即便它的背后可能存在问题,但那不是你现阶段能够控制的),而是反思一下为何我不能竞争过别人吧!也不要去抱怨别人有什么资源而自己没有,仔细想想别人在努力的时候自己在干什么吧!我肯定,抱怨的那些人永远是买不起房也不会得到他们想要的“享乐”的,因为他们都还没懂得“付出”。但是有人所说的“没有金刚钻就不要去揽瓷器活,没有那个能力就不要去这些大城市竞争”也不尽然,因为你只有去试过,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才有希望,哪怕你最终仍然无法留下,也至少得到了进步、学到了很多,也足够有意义。否则,就属于自动弃权。试想,你会如何看待在比赛中自动弃权的人呢?而作为建筑专业对于城市方向的半个研究者,我也确定几点:每个城市的定位是不同的,长沙武汉永远比不过深圳,深圳永远比不过北上广,这是由资源决定的,越是高层次的城市,发展水平必然越高、市民待遇必然更好,竞争强烈程度也越高;而城市的更新是永远需要优秀人才的,如果你有一定竞争力,所有城市都会时刻欢迎你的留下,为你创造一切可能的条件。

 

所以,年轻的时候,让自己累点,不是件坏事,远远比让自己闲一辈子要好。勇敢地去跟优秀的人才们竞争,让自己在竞争中成为强者,至少相对自己有进步,而不是像数数一样地数过自己的一生吧!这篇文章写给我自己以及所有朋友们,因为我觉得如果只是想做一个社会的普通中下层一员,的确完全可以不用这样累、这里的很多理论也不适用,完全有另外一套理论和方法来度过一生,但是我想我的很多朋友们都是有希望成为这个社会的精英阶层的,所以,共勉。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写于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