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4)

故事从前天和某位同学的一些讨论说起。当时我们讨论到了内地的工作、生活环境,我情不自禁地表达了我对某些东西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中国人自身的素质确实还是存在很多问题的,这其中有客观条件的限制(比如教育资源),也有主观原因,那就是一种反思与自我批判的精神。证明当下国人素质低下的例子数不胜数,在香港街头的确随处可见各种不文明现象,更不要提回到内地以后的情况了。比如,插队那是最常见的,随地大小便那也是无处不在的,其他的诸如破坏公共卫生、破坏公共秩序的情况也有很多。我总是在想,为什么某些实际上也并不那么高尚的香港人天天在骂大陆人,可是还是有那么多人无动于衷?事实上,很多东西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可以有很大改观,为什么就不能稍微注意一下呢?

那位同学努力找了很多客观理由来解释这些现象,并且尽力说明其实很多人是没有办法才那样做的,同时认为很多情况只要大家互相并不认为有何不妥,其实也就不算不文明。

我们必须得承认,文明是存在一个基本共同基础的,那就是,大家能够努力去维系一个社会正常和谐的运转,而不是处处去侵犯别人的权益,处处影响别人。有一些规则是可以用习俗来解释的,比如“大声说话”这个动作,如果这个社会的个体之间并不觉得“大声说话”会对自己有所影响,那么这个动作也许可以算作习俗而并不能算作不文明行为;但是有一些行为却是无法用“习俗”来解释的,是必然会影响到其他人的权益的,比如在座椅上踩踏,比如随地大小便,比如乱扔垃圾,比如随地吐痰等等。所以,我对文明社会的定义是一个大家能够互相包容、互相理解、互相尊重的社会,而某种程度上,国人的确是不文明的,甚至可以说是尚未开化的,因为很多人完全不懂得如何尊重别人,永远只会维护自己的利益,哪怕是自己的一丁点利益受到了损害也不依不挠,但是自己一旦损害到了别人的利益,那也是毫不客气。这是一种极度自私也是愚昧的表现,因为这样的一个社会到了最后就是每一个人都会受到其他人的侵犯。所以在某些事情上,虽然某些香港人也未必文明到哪里去,但是我认为他们骂得是对的。我并不是抱着恶意来批判自己的民族,而是真心希望一个民族要懂得自省,懂得自我批评,才能有所进步,不然永远都只能被人唾弃。说到底,能否将自身的欲望限制在不影响他人权益的范围之内,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文明的基本标准。只可惜,走向文明的历史进程似乎并不像我们的经济发展那样迅速,仍然在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发展,在这样的阶段,我们无法去加速历史的前行,只能期待早些到达文明的彼岸。

 

说到这里,才算进入了我今天想讨论的话题。

 

写这篇文章的意图并不是要去声讨那些不讲文明的人,而是想讨论一下,文明究竟是什么,再拓展一些,道德是什么,所谓的“现代文明生活”是什么。虽然上文已论证“文明”存在一个共同基础,但是是否“文明”作为一个整体,就只有一种标准呢?

 

这里可以说一个昨天晚上在虹桥机场看到的情况。登机时,大家并不是排成一条队,而是排出了N条队伍,有的人还在形成新的队伍,汇入到最终的唯一的登机通道中。虽然这显然降低了登机的效率,但是仍然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了登机动作,大家都顺利登机,也并无太大怨言。令我想到的是,当现代主义(modernism)潜移默化地告诉我们“效率第一”的时候,是不是也强行地定义了“文明”的唯一定义?

 

建筑走向了现代主义,空间、材料与结构的利用效率成了判定建筑的重要标准;文字走向了现代主义,简化的文字让人们能够更快更有效地书写记录;城市走向了现代主义,快速道路和地铁提供了高于步行数十倍的速度和效率……但是,我想我们仍然应该反思“效率第一”是不是就一定是唯一标准,或者一个“文明社会”的唯一定义?

 

诚如最开始那位同学所说,对于“文明”的定义其实与对“道德”的定义有所类似,虽然存在一定的普世价值观基础,但是在此之上的那些就未必能够放诸四海了。怎样算文明,怎样算道德,怎样又算现代?排除了基本要求后的这些定义,似乎不能只有一家之言,不能纯粹由东方或者西方来定义。

 

所以,我会想,登机的时候,在某种效率范围之类,既然存在两种方法,那就说明“文明”、“道德”、“现代”也是可以有很多种定义的。推而广之,城市也可以有很多种形态的,这也就是我们现在做城市设计的时候,所要思考的,是不是可以牺牲一些效率,来保存一些以“效率第一”为准绳的西方文化之外的文化。而这种效率的牺牲,究竟会影响到城市的进步,还是促进城市的进步,仍有待探讨。

 

写得很泛、很浅,仅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