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青海湖边的过路费发票

距离上一程旅行归来已经近十日,一直想写下一些途中和归来后的想法,奈何状态不佳,迟迟无法动笔,直至今日才屡清思路。

这次旅行之前,完全没有想太多,只是当做是一次普通放松的旅行,当然,它的意义也有一些不同的地方,就是人生第一次长途自驾旅行。这无论对于我自己还是我战友都是非常有吸引力和挑战的(尤其是当我见到他讨论完驾照的事情以后)。旅行前,综合网上前人留下的攻略,已经做了较为充分的准备工作(具体路线附后),也基本预估到了路上会出现的种种问题,幸运的是,在整个旅行过程中似乎并没有出现我所预测的那些问题,十分顺利。

 

青海的景色十分美丽,那种美景是任何景点都无法媲美的,许多的景致需要自己在途中去发现,也许走着走着,就看到路边有一个即使冻成冰也蓝得耀眼的湖泊(例如,小柴旦湖),路两侧的戈壁、不远处起伏的雪山,无一不令人心醉。

 

关于青海甘肃以及青藏线上的美景,无需我赘述,只有清晨四点出发去青海湖看过日出,在大半小时看不到车的高速路上飙过车,在4700m海拔的昆仑山口吹过寒风,在雪山脚底一路沿行过,才能真正体验自然的美好,才能真正将内心的自己释放。

 

应该说,去之前的我们俩都不是那么开心,各有各的心事。其实旅行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欣赏美景,也在于留出一段时间来反思自我,修正自我。一路上和温导聊了很多很多,很显然,在这种雪山环绕的环境下,在这种一路播着各种歌抽着小烟儿的氛围中,谁也不会有什么说不出口。从家庭到工作,从过去到现在及将来,年轻人烦心的绕不开这些。战友的心事我不便写在这里,倒可以写写自己的。

 

最开始反思的无非是平时压抑的学习与生活状态,以及对于职业未来的迷茫和惆怅。从2006年开始学建筑,到现在断断续续也是9年了,如果说仍然没有一丁点儿兴趣那也是不可能的,有时候也会想想建筑和城市是如何改变人们的生活,作为一个建筑师可以怎样去做一些事业,但是再想想平时的一些事情,以及看得到的前辈们走过的路,始终认为自己一方面没有如此高涨的兴趣,另一方面也没有那么高的能力去做好这件事。很多人会认为我已经做得还算可以了,但是真实情况如何只有自己知道:我是花了比别人多N倍的时间,去完成了差不多同样的任务,也许有时候结果可能好一点,但是成本却是自己完全放弃了生活中的其他东西。危机于是便出现了,谁又会甘心花上自己90%的时间,放弃自己的大部分生活,去做一件非常辛苦但却又没有太大兴趣的事情呢?这样的坚持意义大吗?

 

而进一步的反思则更远,忽然之间意识到从高中开始,自己就成了这样一个人,为了做到一件事情(哪怕自己并不感兴趣,但是却需要那个结果)就会不计成本地去做。听起来这样很积极上进,当然我也不否认有一定的正面意义,但是事实却是:别人打篮球的时候,我在学习;别人打台球的时候,我在学习;别人踢足球的时候,我在学习;别人玩游戏的时候,我在学习;别人打牌的时候,我在画图;别人旅行的时候,我在画图;别人在享受家庭的时候,我在画图;别人陪女朋友吃饭的时候,我在做模型;别人陪父母的时候,我在规划自己的未来……看起来,最后的确得到了一部分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这中间失去的,似乎远远大于我所得到的。

 

是的,每个人都会在人生的旅途上得到一些东西,同时也失去一些东西。也许有人会羡慕我得到了这个,得到了那个,我不能否认。但是我想,即便这样,我也仍然可以算是失败,因为我仍然没有能力去平衡好工作学习和生活,仍然没有能力知道自己究竟喜欢什么并为之坚持,仍然还没有开始去为这个社会做贡献。这就是大家口中的“围城”吧。

 

旅行结束后,意外地去长春待了两天(这意外就是,高铁站台上一支烟的决定),战友的美好和谐而有趣的家庭对我的触动进一步加深了我的反思:我之前从未感觉到家庭生活其实也如此美好,因为我已经习惯了那么多年自己一个人天南海北,与家人分享的时间寥寥无几。

 

回到香港的第一周,完全无法动弹,不想干活儿,不想看书,不想做任何事情,就是那么颓废着。但是人总归是需要恢复到正常生活的,身边的师长同学们也不断和我沟通,让我逐渐更加客观地看待这所有的事情。虽然那一个阶段(从旅行结束到恢复)非常痛苦,但是这样痛苦的过程亦是十分有意义的,与旅行一起,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战友说通过这次旅行,他的三观也得到了刷新,他也想还是要做点什么,要闯一闯,似乎和我是两个极端。但是这也许正是这次旅行最精彩的意义,让两个似乎完全走着不同路的人,能够认识到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应该怎么做。

 

战友说他也许想考研,也还想继续再看外面的世界。我也还想。认识到不同层次的人,不同背景的人,不同努力和奋斗经验的人(很多都是靠着自己努力和把握机会一步步实现自己人生价值,无论学校、部队、政府还是建筑业内),让我知道了自己拥有多大力量,也可以像他们一样去闯、去做。(当然,我有时候也会遗憾,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朋友总是在不断更新和远离,但是这个就是前面所说的重点,如何平衡那些属于家庭(或者近似家庭的兄弟情谊)与工作学习的智慧。)如果我还留在当年的那个小县城,永远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原来可以做那么多。

 

恢复到正常的生活,似乎一切都没变,继续忙碌,继续熬夜,短期内的任务也慢慢地清晰,但是其实这一切都变了,因为进一步客观地理解了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理想,自己可以做的、应该做的和如何做。而昨天无意中从CCTV了解到的一个新闻纪录系列片——湖南卫视的《绝对忠诚》,更让我重新看到了五年前的自己,看到了那时候的理想。部队回来这些年,思想上不可避免的有了些波动和变化,所有的担忧似乎也正来自于对个人未来的迷茫,而对于这种担忧最好的“解药”就是:想想自己能够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而不是始终纠结社会能够为自己带来什么,当个人价值与社会需求并不能最好统一的时候,是否可以放弃些自我,踏踏实实去做一些自己能做的?

 

最后,我想承认的是,这些年我已经认识到自己是一个非常自卑/自大/自负的人,也一直在尝试修正,这次旅行是我第一次遇到如此严重的自我怀疑。所以上面写的这些,未必适用于所有人,我非常尊重每个人自己的选择,只要自己认为自己这一辈子活得有了意义就可以。(以前,我总是非常坚定地尝试用自己的一套“理论”去说服别人,但是现在我发现了自己的不足,有了怀疑,不断修正,所以也许大家互相交流和警醒,才是最终理解人生意义、共同进步的唯一道路。)

 

最后,请允许我在此正式地表达对温LY同学的深深感谢,并授予其最佳驾校学员奖、最神速进步奖和最佳人生导师奖!并请保管好过路费发票,大有升值空间!

 

期待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