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身迷彩服啊

今天去吃饭的路上路过人工足球场,看看球场上那么多人在挥汗如雨享受这难得的好天气,煞是羡慕。忽然看到球场边有一个陌生人在朝我挥手,我走了过去,以为他可能是让我帮他捡下球。走到跟前他问我“你是哪个单位的?”“怎么?”我顿生疑惑。“没什么,只是看你穿的衣服跟我们的一样。”(我夏天一般都穿的迷彩体能训练服)我说:“哦,城规学院的,退伍了。”“现在在这儿上班?”“不是,在读书。”“原来哪个单位的呢,部队上?”“太原那边的。”……原来这哥们是见了我这身衣服感到熟悉和亲切,我推测,他应该也是已经从部队回来了的老兵吧。
而同样是这天,在饭堂门口,几个大概是二军大过来实习或者培训的学生,见了这身衣服也主动问我:“二军大的吧?”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匆匆走了。
很久没有人问起这身作训服,它已经跟了我四年了,已经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于是就不再觉得有什么特别了。到了夏天,几乎每天我都是这样一个装束出现在同济的校园里,想必也是同济第一人吧!原因其实很简单,一来是方便、舒适,二来是我已经习惯了穿这样朴素的衣服,不喜欢别的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它是我的生命,能够时刻提醒我。今天再次被人提起的时候,我还是感觉非常亲切,连陌生人之间的距离也顿时减少了很多,因为,我们都曾经穿着这样一身衣服为这个国家付出过血和汗,也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称呼叫“战友”。
不知不觉便回到同济已经快两年了,上月见到连长时却感觉那些日子仍在昨天,未曾远去。当已经不得已慢慢习惯了同济的生活,不得已慢慢将自己年轻时的理想(不管是否实际,但不可否认一定是崇高且远大的)埋入了心底,再次被人唤起时,不禁有些兴奋,又或是另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心情。
离开部队的这些年,我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彻底抹去部队的痕迹,时时处处保留着当年留下的习惯、思想,甚至喜欢的歌曲、喜欢的电视。我心里清楚地知道,活在回忆里是不好的,所以我尽量朝前看,我在不断地努力将现在的革命任务完成好,一来转移注意力、避免总是挣扎于曾经未完的理想,二来也是对理想的一种延续与补偿。好在,我成功了,我现在正走在一条较为方向明确的道路上,我现在基本实现了父母、领导与兄弟们对我现阶段的期待,自己也知足了。
当心中的那个深处再次被这陌生的兄弟无意打开时,走在路上,时刻感觉岢岚离我其实并不遥远,这身军装也并未曾脱下,口号声声、军歌嘹亮也就在昨天……就让我想起了早些时候的那部电视剧《我是特种兵》,就像做梦一样。
可人不应该总活在梦里啊,这一点我很清楚。于是我把这遗憾、这痛都深深地埋了起来,也许有一天,我可能还有机会去弥补这遗憾。但也可能,它便永远是遗憾了。
我可以做什么呢?在人生的轨迹上,其实我能做的看起来很多,其实很少。可我并不埋怨,如果每件事都按我的意愿发展,最终也未必就一定是一个好结果,毕竟我不是什么上帝。是啊,这便是我几年前在部队就开始慢慢觉悟的“顺其自然”,也是“安天知命、安身立命”。
现在这样的状态,也已经是我能尽的最大努力了,我在不断努力地修补着这个遗憾,也期待着有一天有一个合适的机会能够让我彻底消除这个遗憾。可不管怎样,路还是得继续这样走下去:努力地学习、认真地对待每一项工作,保持那段生命留下来的宝贵精神财富,好好做人,回报党、国家和社会,不让领导与兄弟们失望。我的使命,我时刻牢记在心间。
而算算日子,当年一起奋斗的兄弟们也有不少今年马上便要回来了。那天小辉跟我说有这郁闷有那郁闷,有这遗憾有那遗憾,我想这状况大概跟我曾经也差不多吧,但还不是走过来了,尽管同样是无尽的不舍,但人生道路就是这样安排的,谁也没法改变,只能在日后的时间里,在自己有限的范围内,去弥补与回报了。我很高兴即将看到你们回来(这里当然有一些自私的原因),这会让我感觉少些孤单,不致觉得我是被连队与兄弟们抛弃了、一个人回到了这里,会让我觉得,身边的兄弟们又多了,哪里都是兄弟、哪里都是部队,哪里都有我亲爱的连队!
暂且搁笔,继续绘制关于未来的草图。
2011 05 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