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随感

昨天中午和一票同年的战友大喝了一顿,喝酒是为了纪念我们都回来一年了。席间,每人都说了说这一年来的感触,有谈生活工作之起伏波澜与艰辛的,有谈校园生活之惬意安详的,有谈对部队生活之怀念的,也有谈对未来生活之展望的。甚为畅怀。
早几天看到了那位刚刚回来的女战友,还有今晨也碰见了一位今天刚刚回到上海的战友,看到他们的确让我又再次想起了一年前的自己。一年了,在这个时候,有人总是在怀念从前怎样,可是我却总是回避在这个时候去说些啥动情的话语,因为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永远活在过去。可是,这样的回避可以让别人看不到自己的真实想法,却瞒得过自己吗?每每到这个时候,心都会痛啊,微妙地扭曲变化,最终只是避免了嘴上谈论这件事情了而已。部队永远是我心头的一痛,无论我成熟与否,无论我身处何方。
一年了,可以说我至少在表面形态上已经融入了地方的这种生活,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样的融入并不是接受,而只是作为革命战士的“一块砖”要求去适应。以前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现在从一种生活跃到了另一种,又从另一种里被拉了回来,这让我彻底地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这次,我是抛开了一切意识形态上的意义来单独讨论生活形态。
我的确很讨厌这种物质充裕的生活,我想要的是简朴、艰辛但是充实的生活,生活的安逸或者奢靡造就的最终是心理上的极度惊恐与不安,只有脚踏实地、辛辛苦苦的生活才能够让我心安。
有很多战友回来几年都过得很滋润,很潇洒,很安逸,有的战友很现世:怎样过得舒服、怎样过得潇洒、怎样有钱过怎样来。可是,我害怕过那样的生活,因为那样我会堕落。而我也打心底里瞧不起贪图享受的人。
有时的确还会想象一下,如果毕业了再回去会是怎样?虽然可以过上想要的生活,却又会要担上完全不可估量的风险。一切事实与周围领导、战友、亲朋的态度都向我表明:部队不“欢迎”你回来。他们说的也许是对的,因为我不能那样自私。
一年了,其实想法还有很多很多,心里还在琢磨着明年或者后年能够将回来后的一些想法写下来给后人借鉴(或许书名都想好了就叫《后革命时代》 呵呵)。
一年了,这个时刻再次扰乱我心。一位比我们早几年的战友昨天还专程坐火车回老部队送同年战友退伍去了,也许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也会找时间回去送送吧,送送明年有很多都即将脱下那身衣服的老班长、兄弟,迎接他们回来。
一年了,这个时刻也再次让我重新思考未来。为了党和国家,我该向哪里走?为了领导、战友、兄弟,我该向哪里走?为了亲人、爱人,我该向哪里走?为了自己,我又该向哪里走?
也许最终都只能保持这样的状态了:像“一块砖”的精神,被摆在了每个角落都要适应,可却永远是那面光彩、奢华的墙上最简陋、最质朴、最不起眼的一块砖。会笑着和大家喝酒、和大家玩乐,会处理好世事人情;但我还是会每天打着被子,练着体能,一个人的时候吃着馒头包子,看着红色电影,琢磨着永远为使命和理想做出贡献。
人即是这样,不可能活得那么单纯。
值得庆幸的是,我不再只是一个傻乎乎的不想事儿的新兵蛋子,我需要考虑很多。